阎良黎明前的故事
2019-06-04 11:13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  编辑:刘婧媛

栎阳桥阻击战发生地

  老胡庄遭遇战发生地

  □高铭昱

  西安的阎良区,过去是临潼县(今临潼区)最北端的一个镇。这里是我的家乡,我所在的阎良区振兴街办谭家村旧称谭家堡,国民党统治时期,属阎良镇第五保。近些年我在整理、研究地方志和村史时,也了解到很多有关阎良解放时的情况。

  村子里来了两个年轻人

  我的舅父张广文,今年92岁了,但他眼不花,耳不聋,身体康健,记忆力强。我和舅父同在一个村子,他向我讲述了家乡解放时,他亲身经历的往事。

  1948年夏,解放战争激战正酣。有一天,我村张来文家突然来了两名男青年,说是张来文三弟的同学,到这里来找工作的。张来文的三弟张来恭,此时在西北农学院上学。那时,辍学在家的我舅父曾是张来恭的同学,我舅父也是张家的常客,有机会与二位“求职者”闲聊,因此成了好朋友。

  这两个男青年,一个叫黄震,另一个是阚韵清。他们在这里一住就是半年多。眨眼到了1949年春节,我们村子里住下了国民党军队。这时张来恭从学校回来,召集我舅父和本村的李家松、谭忠士去他家,黄震和阚韵清也在。这天议论的话题是村内有驻军,青年人随时有被拉去当兵的可能,必须要有相应的对策。张来恭说,实在住不安宁,就由阎良东面的康桥去耀县,再去马栏。黄和阚二人提供了多个可以投奔的联络地点和联络人姓名,说是他们的朋友。我舅父看到这两位青年缺少换洗的衣服,就给他俩送去了几块染色的洋布,叫他们缝制单衣,二位婉言谢绝。阚韵清告诉我舅父,他俩马上要到蒲城去“述职”。原来,张来恭早就参加了我党的地下工作,两位青年来谭家村并不是求职的,而是了解民情,搜集情报,为这里的解放做前期准备。长久的交往使他们对我舅父也比较信任,故公开了自己的身份。后来,家乡刚解放,张来恭就介绍我舅父和李家松等三人面见当时驻扎在阎良关山的解放军二纵宣传部长马寒冰,鼓励我舅父他们三人积极投入到新中国的建设中。

  1951年,阚韵清已在上海警备区115师文工团工作,他给我舅父专门写了一封信告知情况。以后由于运动频繁,人事更替不定,两人失去了联系,但我舅父一直保存着阚韵清的那封来信。2013年春,我舅父把此段经历写成一篇回忆文章,题目为《神秘的求职者》,发表在阎良的航城商报上。

  巧的是,另一边退休在家、兼任宝鸡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负责人的阚韵清也在苦苦寻找故人。他在《金秋》杂志刊登文章《张来恭的亲人,你们在哪里》。这时张来恭已去世,我舅父看到文章后,立即与阚韵清取得联系。这两位当年的热血青年,六十多年后再次聚首,我舅父拿出了1951年阚韵清给他的来信。两位老人紧握双手,热泪长流。

  二十多人被抓了壮丁

  1949年1月25日,农历腊月二十七,国民党九十军六十一师的其中一部来到我们村,团部设在甲长家里,我家也住了一个连长。部队一住下就催着甲长挨户征粮,因为甲长完不成征收任务,还被国民党兵吊在屋梁上打得遍体鳞伤。

  那个团长的性格很暴躁,同时很喜欢下棋,他让甲长找人陪他对弈。甲长先后找了几个棋手,都被团长“杀得”落花流水,也不知道人们是惧怕他还是团长棋艺确实高明。后来甲长就把棋艺很好的我父亲找去了,父亲和团长对弈总是赢多负少。团长不服失败,不管忙闲,一有空就派人叫我父亲去陪他下棋。

  就这样也算有了点交情。一直到了正月底,一天,团长对我父亲说:“今天晚上部队要开拔,你注意点。”父亲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思索这句话的潜台词,注意什么?等回家以后,才恍然大悟:当时国民党部队缺员相当严重,就强行拉青壮年入伍,即所谓“抓壮丁”。父亲想想也无处可躲,就蜷缩在炕角落里,上面蒙上被子,然后祖母、母亲、姐姐等家里的女人围成扇面,靠坐在外,挡住被子包裹的父亲。这时,住在我家的那个连长就在院子里喊我父亲的名字,家人回答说去团长那里没回来。连长有些猜疑,但知道父亲和团长有些棋缘,他还是没有硬闯进房间,在窗户上向里看了看,见都是些家庭妇女,就悻悻地走了。过了一会又有人在外面喊我父亲,如此三番五次。所幸没人进屋。再过了一阵,集合号响,队伍终于开走了。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去了永乐店(泾阳)。

  那次国民党军从我村拉走了二十多个青壮年。有的家里人追了数十里,给当官的送了银圆香烟等才把人换回,有的人从此音信全无。

  此时国民党败局已定,官兵均无心恋战。我村的一户村民,住在他家的部队走了之后,他们收拾士兵睡觉铺的麦草时,从里面捡出十几个手榴弹。因当兵的嫌带着累赘,偷偷地扔下了。

  群众帮解放军抢运粮食

  前些年,阎良区政协文史委干部李飞在北屯街道邱家村采访时,邱德功、邱福功两位老人,讲述了1949年他们拥军支前的亲身经历。

  1949年2月,一野第二军进驻阎良地区,攻下栎阳镇后,急需把这里的库存粮食向后方转移。当时担任甲长的邱德功21岁,参加了抢运粮食的行动。由于这一带还有敌人残余势力,不断滋扰反扑,帮解放军运粮也是很危险的一件事。3月初的一天,解放军一名基层干部刘刚(延安人)找到邱德功,让他组织群众到栎阳运粮。邱叫了本村侯克九、禄寨的禄长谦、新丰窑上的张思杰和邓文荣等8人,套了四辆车和他一起到栎阳运粮。在栎阳镇北门里仓库装好粮食往回返,行至城内土地庙时,敌人从东南方向打来一发炮弹,击中土地庙。幸亏刘刚反应迅速,将邱德功一把拉了过来,要不邱德功就可能会被压死在炸塌的房子下。他们行至栎阳桥时,遭遇敌人扫射,邱的腿部受伤,但当时并未察觉。行至浩东村时,他发现鞋子湿了,这才知道刚才过栎阳桥时受伤了。刘刚帮邱德功包扎好伤口,一路急行,在王家庄简单吃过饭后,一路向北。在南康桥,解放军大部队向东北转移,遭遇四架敌人飞机轰炸,十分危险。他们只好将粮食卸在南康桥西门外的枣园内就回家了。

  邱德功挨家挨户收集了30多双布鞋,送到解放军在新丰窑上的驻地。有一名小解放军鞋子确实烂得很,想穿新鞋。刘刚说这有纪律,没有登记,不能随便发。邱德功见状将脚上的鞋子脱下来给了娃娃,娃娃兵乐坏了。刘刚也很感动,让小解放军给邱唱了一支歌,还说将来革命成功,一定要在当地将老邱的事迹好好弘扬一下。后来,在解放阎良的时候,邱德功还给解放军带了三次路,一次到栎阳,一次到新市的郝邢,一次到高陵。

  邱福功也参加过抢运粮食的行动。有一天傍晚,他和村民禄西云等人套了四辆车,在一名解放军的带领下到栎阳镇抢运粮食。进了栎阳城,一颗炮弹在街道爆炸,尘土飞扬,他们急急匆匆赶到粮库,一路不时还有敌人子弹打来。他们在万分惊恐中装好粮食,迅速出城向东北行进,过了栎阳桥到了马家庄时,解放军大部队来支援,这才安全了。上级要求将粮食运到石川河南岸的李虎窑,可能是负责押运的人听错了,结果送到关山,当时天都黑了。上级和关山的驻军联系后,又令他们连夜将粮食运到李虎窑。邱福功当时年仅15岁,还没有牛高,他身子紧紧贴着牛身子,心想把牛打死也不会打死自己。至今回忆起这次抢运粮食邱福功还热血沸腾。

  当年,我们村也组织了支前活动。解放宝鸡时,我们村一次出动了28辆大车,每辆车套的都是三头骡子!当年,这是村子里的全部家底,是最豪华的装备,这也充分表现出人民对解放事业的全力支持。

  老胡庄遭遇战

  1949年2月,第一野战军发动春季攻势,第一次攻占阎良,国民党部队退守临潼栎阳、雨金一带。

  2月下旬的一天,第一野战军第二军十六支队侦察排排长吴水奉命带领杨志德等五名战士到与敌相接的阎良武屯侦察敌情。下午3时左右,小分队到达武屯,行至老胡庄东北约八十米处时,与从栎阳方向而来的国民党军队相遇。敌军占据村子紧北边的地埂,向吴水等人猛烈射击。解放军一边还击,一边撤至东北方向20米外的一处墓地,以坟头为掩体,向敌人还击。激战中,吴水同志左胸中弹,负了重伤,他仍顽强掩护战友撤退,终因失血过多,不幸牺牲。杨志德见状,将吴水身上的驳壳枪和望远镜带上,和战友们撤回关山。他们刚撤走,国民党胡宗南骑二旅的骑兵便从西北方向的槐树村向东包抄过来,由于情况不明,也未敢追击解放军,遂撤向东南胡李村一带。敌军撤退后,老乡将烈士就地草葬。当晚,解放军派兵赶到老胡庄,用担架将烈士的遗体连夜运回关山。次日,十六支队在关山剧院为吴水烈士举行了追悼大会,将烈士安葬在关山镇东南的“义园”。

  栎阳桥阻击战

  1949年2月底,一野第二军进至清河北岸的宋家、李浩窑一带,与国民党军队隔河相望。

  国民党军队在栎阳桥两头挖了沟壕,在桥面和桥东通往武屯的大路上放置障碍物,在桥西土崖上的土炮楼设置岗哨,严密封锁桥面,阻止解放军进攻。3月1日晚,解放军发起夜袭,国民党残部溃逃。解放军乘胜冲过栎阳桥,占领栎阳镇。随后,解放军发动群众,用两天的时间,将栎阳、雨金镇粮库的粮食转运后方。3月4日清晨,国民党军集中重兵向栎阳城反扑。为了避免城内百姓遭受战火涂炭,解放军决定撤出栎阳城,有计划地实施战略转移。第二军四师八团九连三排排长李邦治奉命带领战士在栎阳桥东侧阻击敌军。他们选择有利地点修筑简易工事,封锁桥面。国民党军追至栎阳桥西侧,向解放军疯狂射击,虽多次强攻,均被解放军击退,始终不能前进一步,解放军大部队和群众得以安全转移。战斗由上午八九点钟一直持续到中午十一二点,李排长在掩护战士全部撤离后仍孤身一人坚守阵地,子弹打完后,他将机枪拆成零件埋掉。敌军派人绕道栎阳桥南侧河湾窥视,发现阵地上只有一人,随即用步枪射击,李排长头部中弹,光荣牺牲。敌军冲过栎阳桥后一直向东北追至马家庄,由于前方情况不明而未敢深入,只得撤回。据群众回忆,李排长牺牲时40岁左右,大个子、黑脸。村民马青山、沈义明等人将烈士草葬。

  5月初,一野发起进军关中、解放西安的陕中战役。5日,收复阎良镇,5月12日,攻占栎阳桥。至此,家乡阎良全境解放。 本文图片由作者提供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编辑:刘婧媛
分享到: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开奖 上海时时乐开奖 重庆龙虎微信群 上海时时乐 内蒙古11选5 亚洲彩票 荣鼎娱乐 韩国1.5分彩 吉林快3